一败涂地的国军团长,咋就成了毒枭教父?_22世纪经济网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识 库 > 文章 当前位置: 识 库 > 文章

一败涂地的国军团长,咋就成了毒枭教父?

时间:2021-10-09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接近云南边境,有一个区域叫金三角,曾经是世界上69%的鸦片生产地,生产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海洛因,这里诞生了无数罪恶之源,也先后出现过许多令各国无比头疼的大毒枭,而这一切产生的源头,可以归结为一位中国人。

他不是毒枭,他是一名军人,在金三角地区曾经威名赫赫,而他却是世界三大毒品产地金三角的开创者,之后活跃在这片土地的大毒枭们,都与他的所作所为有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李国辉,国民党陆军第八军237师709团团长,黄埔七期毕业。

金三角紧靠缅甸、泰国、老挝的边境。具体指的是缅东北的大其力、万宏、果敢、兴城、景栋、佤邦;泰北的清莱、清迈、清盛、米湄;老挝西北的会晒、孟赛、丰沙里、南塔,总面积五十万平方公里。


1949年12月9日,时任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宣布起义后,国军第八军和第二十六军被组编为第八兵团,由国军陆军副总司令汤尧任兵团司令盘踞于蒙自一带,意图据险而守,未曾料到解放军二野解放广西后,千里奔袭,在蒙自一战击溃第八军团,并在元江追击战中,歼灭数万国军兵团主力,国军残兵被打散,士气低落,一路往西南方向溃逃。这就是解放战争史上的“滇南战役”。

从解放军突袭蒙自、元江追击后,被打四散的国军残兵已经逃了快一个月了,在这些仓皇出逃的残兵中,便有李国辉部709团,李国辉所部千余人还算一直完整的队伍,在一路向西逃窜后,来到了国境边,一座野人山横亘在金三角腹地和中国国境线上,越过野人山,便算逃出生天,然而越过野人山,也意味着这群中国人将离开故土,踏上异域。

生死之际,李国辉下令翻越野人山,进入缅甸境内。野人山,方圆百里覆盖着原始森林,是一个百里之内毫无人烟的无人区。逃命的部队,心惊胆寒之际,辎重缺乏,踏入险象环生的热带森林,同样是生死两茫茫。

这支队伍,在丛林中几乎每天都有人失踪掉队,不时被各种丛林疾病和野兽袭击致死。很多人头上长满虱子,身上长毒疮,不少人打摆子、拉痢疾,几乎一半人都患上了热带丛林中常见疾病。

携带口粮耗尽后,开始宰杀牲畜、打猎维生,在求生意志的支撑下,跋涉十几天后居然遇到了一个土人村寨。

这支几乎一半人都患病的队伍,用现代火器轻易占领了这座山寨,获得了喘息之机。据说李国辉曾经打算吓跑土人,而不是动武解决,但是对于闯入自己家里的野兽,土人自然不会轻易妥协,所以战斗一触即发,当时的缅北区域,大部分还处于落后的蛮荒状态,面对现代军队结果可想而知。这次“邂逅”被残军称为奇迹。

在获得补给后,残军继续前行,最终几天后走出了无人山区,到达了缅甸小勐捧,李国辉所部剩余700余人与378团的谭忠600余人会合,同时还有流亡于缅甸车佛南的原中国远征军第6军93师200余人也赶来会合,之后陆续还收拢了一些从云南逃过来的残兵、土匪、地主武装,一下子聚集起来3000余人的部队。两个月后,这支部队的军官召开了一个会议,将残军改编成为一支新的部队——中华民国复兴部队。

会议任命部队总指挥——李国辉。至此,占山为王的时代开始了。 

李国辉整合了部队之后,便将小勐捧作为这支部队的根据地。地是暂时有了,然而接下来的问题是这支部队怎么活下去?

李国辉的长官李弥在解放军突袭蒙自机场的时候,正好飞到了蒙自机场的上空,无法降落,转道西昌,汤尧被俘,逃到台湾的长官们也自顾不暇,在修好电台后,李国辉部收到了来自上峰的电报:李国辉,你部自谋出路。

李国辉意识到,吃饭问题,只能靠自己解决了!孤军到此,人生地不熟,几乎弹尽粮绝,相信那个时候的李国辉一定发出过何以为生的感慨。

而这时候,另一个关键人物参谋长钱运周提出了一个建议,采纳了这个建议之后,李国辉的这支部队正式揭开了金三角毒源地的潘多拉魔盒——武装贩运毒品。

19世纪初,东印度公司把开始在缅北推广种植罂粟,在这片区域,罂粟已经存在了很多岁月,不过由于交通不便,技术相对落后,产量相对有限。

在残军进入金三角区域之前,这片土地大多有各种土司统治,各自为政,生产能力也比较低下,而这支残军却即将给这个区域带来现代的技术、现代军队理念和军队战术,从李国辉部决定以武装贩毒来谋求生存的那一刻开始,金三角的恶魔之花已经开始慢慢绽放。

在自家土地上突然来了一支外国军队,对于独立不久的缅甸政府来讲肯定是不能接受的,刚刚独立建国的缅甸国内,正是民族主义高涨的时候,卧榻之侧其容他人安睡,特别是当缅甸政府得知这支残军已经没有了补给之后,更是摩拳擦掌。

还有一个因素是,虽然缅甸和当时的新中国关系并不算融洽,但是缅甸在1950年已经和新中国建交。

面对这么一支看起来陷入绝境的残军,缅甸派出两万多的大军浩浩荡荡来讨伐了。

李国辉所部总共也就3000来人,而且由于溃逃的时候轻装简从,重武器基本上都已经丢弃,以轻武器为主的残军,在接到缅军最后通牒之后,他如坐针毡:退回中国境内,不可能;逃往他国,可能死在路上;

哀兵必胜,那就战吧,残军将领请战情绪高涨,从李国辉到各级将领都认为既然一战不可避免,那就要打出中国军人的威信和尊严。

缅军在飞机大炮重火力的支持下,一开始有种摧枯拉朽的气势,残军被逼退入山林与之周旋。 

缅甸独立后,建立了以缅族为主体民族的国家,但是对于少数民族问题解决的是极其糟糕,建国前签订的《彬龙协议》,本是一个民族和解和团结的协议,但是建国后缅政府却屡次毁约,导致缅北各少数民族对缅政府极不信任。

缅军和国民党残军经常发生冲突。在开战之后,缅军居然得不到本国土著的支持,本国的少数民族居然成了残军的后盾。同时,无处不在的华侨华人也对残军给予了物资和人员上的大力支持;残军毕竟是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洗礼的国军军官指挥的部队,其军事理念和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

缅军刚开始确实肆无忌惮,当时的空军总司令亲自驾驶战斗机耀武扬威轰炸残军,结果却被残军的交叉火力击落,差点被俘。缅军还有个比较搞笑的做法,类似中国古代的战斗,每次要开战,要向残军下战书,说明战斗计划,这在现代战争中简直是天方夜谭的做法。

在这些背景下,战斗出现转机,战争主动权被李国辉部慢慢掌握,四十多天的战斗后,缅军死1500人,伤3000余人,被俘300余人,残军死408人,伤600余人,最终击溃两万多的缅甸政府军,在孟萨站稳脚跟,创造了3000胜两万的奇迹。

这一战,震动金三角,一时间各国记者纷纷报道李国辉部的奇迹,类似《国民党残军大败缅甸国防军》、《李国辉将军是个战神》、《残军的敢死队全歼缅军炮团》等等报道,在《曼谷日报》《新加坡早报》等各大媒体刊登出来。

大败缅军之后的李国辉,在金三角威名远扬,一时间当地土人、华侨、逃难的地主武装等等势力都将这支残军奉为救星,在这一片本来就缺乏强权的区域内,小李将军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主宰了。

因此,对于李国辉最终没有选择当山大王而是服从了国军高层的命令,很多人是不解的。

在金三角地区,李国辉的知名度不亚于任何一个名人,有人称他战神小李将军,有人说他是毒枭教父。无论什么身份,李国辉在这里,确实创造了太多的奇迹。

李国辉为了笼络当地土司,为自己部队赢得生存空间,从部队成立开始,便推行“军民联姻”制度,孟萨大土司也怕汉人军队翻脸不认人,会把政权连同夫人、小姐一起“接管”,所以积极配合,把他的一个小女儿嫁给了参谋长钱运周,叫小儿子认李国辉做干爹,还鼓励头人和百姓把女儿嫁给汉人。李国辉当然知道政府军是大土司请来的,但是当地的头人和百姓都听大土司的命令,收服大土司,就等于把东掸邦所有的头人和百姓都网罗到自己麾下来了。

李国辉对于武装贩毒,并没有排斥或者反对,在面临生死的情况下,这或许也是这支残军的生存之道,缅军在那一次大规模进攻后也时不时会有小部队进攻,但都被残军打退。同时作为现代军队的残军,在面对当时缅北的各种贩毒武装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就能将他们击败,毕竟那个时候的缅北金三角地区,仅处于近代封建武装的无力水平,残军几乎垄断了当地的贩毒事业。

屯粮囤地,种植罂粟,虽然后来采访过残军将领的各路记者,从残军将领口中听到的都是,残军只护商,不种罂粟,贩卖鸦片,而事实上,在残军立足金三角之后,金三角地区鸦片产量出现了爆发性的增长,一方面是由于残军的存在,缅北出现了相对稳定的状态,有利于生产;另一方面,武装贩毒的保障,让罂粟种植产业快速发展。

这支残军进入金三角,让金三角这片蛮荒之地突然开始接触文明世界,李国辉击退缅军,让本地少数民族获得了喘息之机,从这一点上,土人对于残军是欢迎的;残军在当地开办军事学校,完成了当地土人的现代军事启蒙,这也为后来金三角地区毒枭军阀割据埋下伏笔,毕竟后面那些赫赫有名的毒枭罗星汉、坤沙、彭家声等等都受过这支残军的军事教育,从这一层面上讲,李国辉确实可以称之为金三角毒枭教父。

李国辉是有能力成为金三角第一代枭雄的人物,在击退缅军后,他的声望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蒋介石在听说李国辉残军的战果后,对李国辉部的作为大感振奋,在解放战争中一路溃败的国军居然还有如此韧劲,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立刻下令李弥去收拢旧部,并指示恢复对残军的供给。

李弥曾在蒙自大败后请示过蒋,要求去缅北收拢残军,但是被蒋拒绝了。而当接到蒋命他去接收旧部的命令之时,李弥是很忐忑的,对于老部下李国辉会如何对付他这个老长官,他心里也没底,在李国辉生死存亡之时,他没有作为,但是当李国辉打出声望之后,自己却要去摘桃子,他没有敢直接去残军总部孟萨,而是在泰缅边境孟板的一家小布店约见了李国辉和谭忠。

事实上,对于上峰的摘桃子行为,李国辉的部下是颇有微词的,当时有人建议过他邀功自重,甚至自立为土皇帝的建议。

黄埔出身的李国辉和谭忠,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选择了服从军令,他们并不打算做毒枭,也没有邀功自重,而是做了一个军人该做的事情,完全交出了军权。

从这一点看,李国辉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正直军人。

交出军权后的李国辉,依然在李弥麾下任职,金三角的残军,在权力交接之后,从小李将军时代变成了大李将军时代。

在获得台湾方面的援助之后,大李将军时代的残军改编称为“救国军”,军队扩编至35000人,控制缅北势力范围超过五个台湾面积。

面对这支军队,缅甸政府瑟瑟发抖,期间还聘请过英国将领丹尼斯上校带领3万余雇佣军发动“旱季风暴”围剿残军,结果再次被击败,丹尼斯上校自杀。

在曼谷大酒店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一个澳洲女记者问李弥:“李先生,您是云南省主席,外面称您为云南王,您打算什么时候返回省会昆明?”这位李大司令得意忘形:“我要做云南王不大容易,要做缅甸王却易如反掌!”

1951年5月,在李弥指挥下,李国辉部还攻占过云南临沧的沧源县,当时这支部队攻占了云南边境四县,之后被解放军击退,差点被全歼。

瑟瑟发抖的缅甸政府,最终只能通过外交途径向联合国抗议残军侵占领土,之后残军开始了断断续续几次的撤军,李国辉也在1954年,第一次撤军的时候,随部队撤回了台湾。

回到台湾后因为牵涉了枪杀副团长卢维絟的案件和被指控倒卖军火被判处十二年监禁,后再李弥、柳元麟斡旋下被蒋特赦,1987年11月5日病逝于台湾。

李国辉时代在李弥接手后就已结束,但是他开创的制度和在金三角地区的军事启蒙,却让这个地方从蒙昧的蛮荒快速与现代文明相融,当地的少数民族、汉人纷纷进入残军的队伍和学校,完成了军事启蒙。

李国辉的初衷也许只是为了生存,也许是为了军人东山再起的信仰,但是他一手揭开的潘多拉魔盒却放出了一个个让世界颤抖的名字:罗星汉、坤沙、彭家声、魏学刚、糯康……


上一篇:周小川最新演讲:房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有收入再分配功能的金融业务(全文)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新时代  |   数独  |   宏观  |   财经  |   金融  |   商业  |   一带一路  |   自贸信息  |   大湾区  |   抢鲜报
二十二世纪经济网站图文除原创外,其它内容均收集于网络,仅供网友参考。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联系我们更正或删除
Copyright ©22jingji 版权所有